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千军万马 >> 春秋我为王 >> 第1190章 惟郢路之辽远兮

第1190章 惟郢路之辽远兮

PS:懒得分章,大章顶两章啦

虽然地处南国,但朝湿的的码头在清晨依旧显得有些清凉。

天蒙蒙亮时,郢都南垣水门的小吏已经站在门外,他衣着单薄,一边将手藏在衣袖里揉搓取暖,一边盯着面前缓缓靠近的那艘大船,抱怨它来的太早。

黎明前抵达的船只不被允许入城,这是楚国世代传下来的条例,所以大多数商船都会在太阳升起后再来,而不是整夜等在外面,天蒙蒙亮就驶来。

楚国江河湖泊纵横,水上交通发达,所以船与车一样,成了商贾往来的重要交通工具,也衍生了比北方更加丰富的船种。眼前这艘船是一艘大商船,船头是穿着皂衣的商贾,船两侧则是穿着短打摇橹的船工,船吃水很深的,也不知甲板下面藏着什么货物。

小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决定,看在它来这么早的份上,好好敲诈一笔……

然而等他坐着小舟迎上去,叫叫嚷嚷地问他们从何处而来时,那领头的中年商贾躬着身子,笑着回答道:“上吏,吾等来自淮南,是白公的商船。”

“白公……”小吏倒吸了一口凉气,没了先前的讹诈心思,肃然起敬起来。

若说在十年前,王孙胜初归楚国时,楚人基本不知道谁是王孙胜的话,那现如今,白公胜之名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乡村里的老者听到此人之名会翘起大拇指;各地郁郁不得志的穷士除了投奔外国外,又有了一个新的去处;郢都的孩童骑着竹马打仗,也会扮作白公的兵卒,把已经灭亡吴王夫差当成反派,将白公视为大英雄。

因为信息的闭塞和不全面,楚国的平民更多只知道此人乃废太子建之子,报以同情,但因为信息的闭塞,却并不知道他是伍子胥的养子。

如此一来,便造成了白公胜被贵族们恨之入骨,但在民间却声名甚隆的局面。

于是小吏的态度顿时和蔼了许多,那商贾也不失时机地递上一袋蚁鼻钱,摊着笑道:“上吏,郢路辽远,吾等极为疲惫,是否能快些入城?”

话虽如此,但出于谨慎起见,还是查验了一下他们的铜节。

节是水陆交通运输凭证,相当于后世的交通运输通行证,楚国那些食于官府的商贾只能得到木节,而县公等特殊阶层却可以得到铜节,节上规定了可以运输的货物种类,并在经过关隘时予以减税或免税。

检验之后,这果然是白公的舟节,小吏顿时感觉它很烫手。虽然如今郢都局面让人有些看不懂,本来已经官至左尹,权倾朝野的白公,却突然被县公贵人们群起而攻之,灰溜溜躲回家里了,眼看就要失权。

即便如此,白公依然是小吏招惹不起的,何况,他们这些低级的小吏、士人,都对白公的境遇愤愤不平。

既然是白公的船只,一切都好说,按照楚国的惯例,隶属于县公的商贾船只,可以免税出入各关隘河道,虽然上面严令规定要检查货物,防止一些楚国独有的战略物资流落出去,但按照惯例,水门的小吏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们过去,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船舱内装着的,是粮食和木头。”

小吏颔首,不再过问。

水门处,无数的码头苦力正努力拉动绳索,帮助船只驶入郢城,这些人浑身都是黑漆漆的,看起来很多天都没洗过澡了,他们的短衣上面沾满了黄斑斑的汗迹,有些人干脆赤露着上身,头发板结到了一起,所有人看起来都死气沉沉,面色麻木。

这便是淮南商贾来往郢都数年时间里看到的第一幕,从刚进门起,他就觉得这座城市死气沉沉,内城是奢靡的腐烂气味,外郭则是穷困潦倒的百姓。

“从今日起,吾等将随白公,带给郢都一番新气象!”

如此想着,船只已经完全驶入水门,那商贾站在船侧,正在与那小吏笑着道别,却突然拿起了一架手弩,瞄准了后方要升起木栏的门吏,射出了一箭,扑通一声,有人应声落水……

“动手!”

伴随淮南商贾的一声大吼,船侧披着皂衣的商贾尽数掀开伪装,亮出了藏在里面的甲胄,而原本是只装了”粮食和木材“的船舱里,也冲出来了数十名甲士,直扑水门,想要杀死门吏,控制那里!

有人愣在原地,有人奔逃,有人去寻求附近的守卒帮忙,岸上更有人也突然暴起杀人,南垣水门一片混乱。

而晨雾中朦朦胧胧的汉水江面上,已经有数十艘船张着帆,兵临城下!

……

“叔父!”

勒住缰绳,站在郢都内城门前,白公胜昂首大声说道:“不曾想,你我叔侄有一天会在沙场为敌,真是遗憾。”

“老夫最遗憾之事,便是当年随大王攻陆浑,没有将汝擒杀,当年子西召你回楚,未能将你的舟船凿沉,让你死于江底喂鱼鳖!”

楚国的司马子期朝尘土飞扬的城墙下啐了口唾沫,脸上仍有愤愤不平之色,他万万没有料到,就在楚国的变法暂缓后一个月,白公胜竟会突然反叛,也不知从哪里调来了大批兵卒,掀起了一场大动乱。

子期身为司马,却对如此巨大的军事行动一无所知,反应过来后外郭已经沦陷,只堪堪守住了内城。

此刻此刻,白公兵临郢都内城墙,开始对子期叫门。

“叛贼!逆子!”子期大怒,破口大骂起来。

“你身上流着祝融和鬻熊的血脉,岂能背弃王室,做出叛逆之事来!”

“我也是被逼无奈!”白公胜似乎想要为自己辩护一番。

他倒是想通过推行变法掌握楚国,但钟建等公族成员,江汉县公,乃至于眼前的子期偏偏堵死了他的路,要么下野自杀,要么迎头而上,白公胜还有别的选择吗?

这次偷袭自然是他和谋士高赦的计划,面对县公们的咄咄逼人,他先以退为进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让人乘船星夜回到淮南调兵。

淮南五千兵卒乘着舟船,化装成商贾,沿着大江一路西来,沿途的楚国码头巡哨都没有引起警觉,就这样一路顺畅,抢在楚国这臃肿迟钝的机构反应过来前抵达郢都,用铜舟节诈开水门。

手里有了刀剑,白公胜便不用再伪装,他手握长剑,带着五百亲兵杀出了憋屈月余的府邸,里应外合,击溃街巷巡哨,占领外郭各城门。

最后,他踏过了无数尸体,站到了这里。面对子期的谩骂,白公胜昂首道:“叔父骂我叛贼?这句话却是错了。我乃太子建之子,叔父莫不是忘了,您的兄长是如何被奸臣虚构罪名,陷害流亡而死的。”

白公胜提醒子期:“从我出生之日,便一直在流亡失所,三十年未归。好不容易回来,也被王室和县公们视为异类,攻略英六时就不听我调遣,经略淮南处处掣肘,等我回到郢都支持新法,众县公更是百般刁难。叔父也是,口口声声说我身上有芈姓之血,却从未将我当芈姓王孙爱护,熊胜今日叛的不是大王,不是楚国,而是这这棵大树上的枯枝烂叶,我要以一己之力,将其斩伐殆尽!”

“荒谬!”

子期动怒了:“照你所说,老夫也是枯枝烂叶,令尹也是枯枝烂叶?子西视你如子,你被县公们群起反对,子西更是处处维护你,要保你性命,你不思悔改,今日却做出叛逆之举,怎对得起他的信任?对老夫而言,这一生永难磨灭的错事,就是当年答应了子西,授予你军权,带兵征讨吴国,若能时光倒流,老夫定不会将虎符交给你!吴国虽亡,你却是比吴国更可恨的心腹大患!”

白公胜极为烦躁,说道:“叔父莫要再执意数落往事,还是向前看看罢,我今日是来劝降的!”

“劝降?”子期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白公则说道:“据我所知,叔父虽然是楚国司马,可调拨全国车马步卒,但大军都驻扎在宛、邓、申、息,以及大隧、直辕、冥阨这三关,郢都之卒不过数千,大半都在外郭被我的武卒击溃招降。如今内城加上王宫,不过区区千人,如何守备?还不如早降。以下是我的条件,日落之前打开内城大门,所有守卒投降,降者可不受任何伤害,胆敢违抗者将死无葬身之所!”

子期的笑停了,冷冷说道:“熊胜,你还是如从前一样自负,总是自视过高,真是本性难改。”

老司马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白公胜道:“郢都外郭有两万户人家,每户一男子站出来与你为敌,你的乌合之众便得不战而溃。内城更有县公、贵人无数,每家出一百族兵,便可以站满城墙。纵然暂时没法将你驱逐出郢都,只需靠着吃三年都吃不完的粮食固守即可。郢都之外,江汉县公、邑主数十百家,月内便可率兵勤王,到时候被包围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白公胜不屑一顾:“新法能带给百姓利益,损有余而补不足,郢都之民或许支持我的比反对我的更多。众县公只知残民享乐,早就忘了如何打仗,土鸡瓦犬而已,岂能胜我淮南百战之师?”

他保证道:“郢都已经落入我掌中,整个江汉也很快会席卷而下,大势已去,叔父,降吧!”

“竖子狂妄!”

子期针锋相对:“纵然郢人为你所骗,县公之兵不能敌你,远在方城内外的宛、叶、汝水、东西不羹,弋阳三关的大军合在一起,也有近十万之众,到时候叶公和吾子公孙宽为将,必能夺回外郭,到时候你与你的叛党俱为粉末!”

他的唾沫星子飞溅而下,骄傲地说道:“更何况,吾等还有大王坐镇!”

“大王!大王!”城头的士气随着子期的诉说变得高昂起来,开始大声喊着楚王,这样能安慰自己,正统必将胜过叛逆。

“大王?”白公哑然失笑,待城头喊声暂歇,便指着墙垣背后大声说道:“叔父,醒醒罢,你回头看看,大王现在在谁手中!”

司马子期猛地一惊,回头一看,却见内城的楚国王宫处,冒起了一阵浓烟,整个内城的街巷处,已经杀声阵阵……

……

“叔父在郢都呆了五六十年,对这座城池的了解,却仍然不如我一个常住不到一年的后辈……”

一个时辰后,郢都内城城头,站在五花大绑,被亲信按在身前的司马子期,白公胜一脸胜利者的得意之色。

“叛贼!卑鄙!”子期双目通红,咬牙切齿。

就在方才,白公胜居然使用了诡诈手段,事先在内城埋下了暗子,待子期闭门守备时突袭王宫,虽然没有攻克,但也放火烧了一座楼阙。子期见到烟火,大惊之下分兵去救,墙头人手顿时就不够了,与此同时内城处处生乱,搞得守卒军心大动,白公胜乘机猛攻,竟然一举攻下了城墙。

对于子期的狂怒,白公佯作不理,自顾自地说道:

“王宫的高堂邃宇总是高高在上,今王极少再进入外郭与民同欢,而内城的贵人们靠着祖辈几百年的余荫,堂而皇之地占据朝堂,上欺主,下逼民,一个个吃得肥头大耳,早就没了祖宗尚武开拓的精神。至于外郭,庸庸碌碌的庶民和商贾百工挤在一起,供养大王和贵人,然而他们中不乏有识之士和勇武之辈,却被闭塞了向上的通道,不得升迁,只能往国外跑,然后反过来祸害楚国。叔父真的以为,这次变法,只是我一人之想?你错了,这是楚国千万人之想!”

说完之后,白公胜拿亮了那个帮助他的军队顺利进入郢都的铜符,炫耀道:“最讽刺的是,这场兵变之所以能成功,竟都是因为新法未能推广。这县公的符节,我在法令里规定以后县公有符节也要交税,且要检查船上之物,违令者处以重罚。而方才叔父还能顽抗两三个时辰,也仅仅因为我十年前主持了郢都内城的修筑,用更为牢固的三版法替换了两版法,真是可笑,可笑,现在叔父知道,变法的重要性了么?”

子期白须下的脸因暴怒而通红,他对于自己的失败感到屈辱不堪,不断挣扎,大骂道:

“竖子休要辱我!若你还是楚国的男儿,便与我单对单,用剑来说话!”

“叔父是想要带着仅存的一点荣誉去死么?”

屡劝无用,白公胜也终于失去了耐心,心里的疯狂涌了上来,他不顾幕僚的阻拦,说道:“给大司马松绑,再给他一柄剑!”

在楚国,贵族必带剑,哪怕到了坟墓里也要以剑陪葬,贵族间一言不合斗剑本是常态,数百年后项羽也依然秉承此道,在战阵上挑战敌将。

“王室逆孙,老朽拼死也要将你斩于此!“

此时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无穷的愤怒,司马子期一拿到剑,便猛地劈至白公眼前,却被白公胜漫不经心地格挡扫开。

“小子在吴国时,曾随子胥、孙武习剑术……”

言罢,白公也双手交握,利落反击,两人你来我往,身影交织一体。子期虽老,却依然有一股子困兽犹斗的执拗凶蛮,而白公则用快捷灵巧与之对抗,剑尖还不时如同毒蛇的撕咬,攻击他的弱点。刹时间,白公的剑无处不在,左左右右,如飞雨迭至,剑随心动,潇洒自如。

子期毕竟年老,不如当年,他跌跌跄跄地后退,想要稳住脚步,但还是在一瞬间露出了破绽,白公胜身体向前,一剑递出,命中了子期的胸口……

低头看着那几乎透胸而出的利剑,子期眼神有些迷离和不甘,他的剑从右手中滑落,鹰爪似的左手捏住了白公握剑的手,在上面留下了五道血痕……

手背传来钻心的痛,但白公胜却看也不看一眼,他也不敢看子期的眼睛,而是盯着他胸口冒出的朱红血线。

下一瞬,剑刃拔出,血如泉涌,司马子期倒了下去。

白公兵卒们的欢呼响起,随即有平息了下去,因为白公胜也扔了剑,跪下来搂住他的亲叔叔。

或许是回忆起自己初入楚国时,子期也曾给予了一定的帮助和关切,白公胜没有之前的果决,他用没人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说道:“叔父,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楚国……”

“不……”

子期无力地松开了手,最后一丝光芒正从他眼中褪去,但依旧满是不甘地死死盯着白公胜,裂开嘴,从满是殷红血丝的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你是为了自己!”

喜欢春秋我为王请大家收藏:(www.qjwm.com)春秋我为王千军万马更新速度最快。

春秋我为王最新章节 - 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 - 春秋我为王txt下载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春秋我为王 千军万马

猜你喜欢: 如意小郎君带着系统回北宋战国野心家调教初唐马过江河大明钉子户三国重生马孟起大汉封疆三国之最强神射超级军霸寒门祸害抗日之特战兵王弹痕老胡同奋斗在红楼隋唐君子演义曹魏庆余年北宋大丈夫唐朝小闲人直播之极限荒野寒门状元替天行盗宰执天下朔明三国之大秦复辟
完本推荐: 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天才召唤师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卜筑全文阅读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全能女配[快穿]全文阅读文娱复兴全文阅读地狱电影院全文阅读乡村首富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末世召唤狂潮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暴医天下韩娱重生之月光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墨唐我的师父很多我有一座恐怖屋鉴宝金瞳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南天封仙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的魔法时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甜妻来袭:BOSS,别闹!玉玺记动力之王末日轮盘位面宇宙重生写推理小说我在明朝当国公从艺术家开始地球至强男人栖梧潸潸映弦月凌天战尊百炼飞升录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帝逆洪荒网游之最强传说1627崛起南海你真是个天才魂帝武神

春秋我为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春秋我为王txt下载手机版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春秋我为王 千军万马移动版 - 千军万马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