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千军万马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 199、坠落悬崖

落云曦不紧不慢地行到大殿中央,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昂起头,大大方方地回答道:“回陛下,会。”

和月帝浓眉下的眼睛划过一道精光,问:“你会什么?”

落云曦快速想了一下,说道:“都会。”

这句话绝对不是夸张,这个世间,女子会的仅那么几样,不巧,她都有学过。

和月帝一愣,其他人也面露诧异,心中皆想,此女好狂妄!居然说她都会!

“琴棋书画,针指女红?”和月帝极有兴趣地问道。

落云曦点头。

“你好大的口气!”和月帝见她竟然一点也不谦虚,眉眼一沉,喝了一声。

落云曦淡淡道:“臣女只是回答陛下的问题,大凡臣女想得到的,没有不会的。”言下之意,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和月帝皱眉看着她,身旁,华皇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低声说了几句。

和月帝浓眉一扬,冲一旁的宫女招手,吩咐道:“去将乐清宫里的十八样乐器都给朕搬来!”

在座的宾客们听得皇帝发下如此命令,都吃了一惊。

这是要让落云曦作乐吗?

落云曦脸色不变,神情自然,耳边听到和月帝略显狡黠的声音:“落小姐如此有才,那么,琴定是不在话下了,十八样乐器,想必是全精通了?”

他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只要落云曦说个“不”字,或者迟疑,他便泼下冷水,冷言讥讽一番。

不是说都会吗?十八样乐器,分明是在女子所学之中,大凡千金只挑其中一二样而学,青楼妓馆里的佼佼者也不过会四、五样,落云曦,又怎会全会呢?

他是这么想的,其他人也不例外。

“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就算是乐师,也不精通全部啊!”

天夜国的贵族纷纷低语起来。

和月国的官员也不甘示弱,从旁讥笑:“这可是你们落云曦说的,她都会,乐器可不是女子该学的技能?”

君澜风、端木离等人也是一脸疑云,虽然他们相信落云曦,可十八样乐器,她未必就会。

然而,落云曦却嘴角含笑,一点也不慌张,更没有半丝为难之色。

众人的疑云更重了。

不多时,十数名宫女罗贯而入,手捧各式各样的乐器,有钟、弦、琴、筝,以及众人极少接触的铙、钲等冷门乐器,全搬到了殿中央,大大小小挨挤在一起,莹润的银光耀亮整座大殿,晃花众人的眼睛。

“请。”为首的宫女冲落云曦作了个手势,便领着一帮人退下。

不待和月帝吩咐,落云曦已走上前,随手抽出一架筝,修长的指甲勾抹挑托,一连串空幽的乐声如水般自她的葱指下|流淌而出,小指一勾,声音突倾,众人眼前出现了如山般雄伟壮丽的画面,他们正如痴如醉地听着时,乐声戛然而止。

落云曦已抬头,清脆的嗓音问道:“陛下,您想要听哪件乐器?”

和月帝已被她刚才那随意的一手震住了,扫了眼下面的乐器,沉吟着说道:“笙吧。”

落云曦便将紫竹笙取了出来,一方洁白的手帕及时递了过来。

她回头,看见是君澜风,便接了帕子,擦净簧口,凑近唇边。

乐声起,明亮甜美,高音清脆透明,中音柔和丰满,低音浑厚低沉,一时间引人入胜。

一曲罢,众宾客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掌声热烈。

和月帝满脸惊讶,说不出话,华皇子已开口道:“鼓!”

落云曦行到鼓旁,解了两旁的木制鼓杵,双腕齐挥,鼓点由小渐大,由慢及快,如雨点般纷纷落在鼓面,和成一曲慷慨激昂的战斗曲。

君澜风站离最近,听着那熟悉的战乐,不由心绪沸腾,这音乐,实在太入境了。

女子腕力小,可落云曦的鼓,却击得十分有力。

最后一个鼓点落下,众宾客大声叫好。

“果然是都会!”和月帝一脸震撼与黯然地叹了一声,天夜竟有此奇女子,可惜不是和月的。

虽然才表演了三样,可其他的乐器,已经没有再表演下去的意义了。

然而,殿内的官员却想领略十八种乐器各自的风采,纷纷请皇帝允许落云曦继续演奏,和月帝也想欣赏美乐,示意落云曦继续。

于是,落云曦挨个儿将所有的乐器演了一遍,月牙殿沉浸在音乐的天堂,不时传来喝彩之声。

待她离开最后一件铙时,和月帝大声叫道:“重重有赏!”

落云曦拿了帕子,拭去额上汗水,心道,总算是没有白费力气,笑盈盈道了谢。

这个消息,如长了脚,很快传遍皇宫。

崔珍珠听得此事,一口鲜血喷出,晕厥在床榻上,皇后则是一脸震惊,落云曦,竟然如此有才?若华儿真对她有心,那她可不得不提前做好防备了,未来的皇后之位,只能是她崔家的。

宴散,落云曦回到马车,便瘫软在椅子上,无力地抱怨道:“真累!”

齐娉婷满面惊喜道:“原来曦儿竟会这么多东西,我从前还是太小看你了,惭愧!”

代文娟则掩嘴笑道:“表姐,不累不累,想到这一大箱赏礼,就不累了。”

落云曦“扑哧”笑出声,将头埋在软枕内,喃道:“到了叫我。”说罢沉沉睡了过去。

良久,她才悠悠醒转,舔了舔干涩的唇,皱眉爬起来找水喝。

然而,一坐起来,她便吃了一惊,身旁睡着一人,非是齐娉婷或代文娟,高大清奇的骨骼分明是个男人。

“曦儿,醒了?”君澜风随之坐起来,凤眸中睡意渐去,左手臂正搭着女子的纤腰。

“我怎么在这?”落云曦拿开他的手,翻身下床,借着窗纸上透进的月光,走到桌边,捧起凉茶,“咕咚”喝了几口。

“我抱你进来的。”君澜风没有隐瞒,跟着下床,“怕你在那边休息不好。”

落云曦一低头,看到自己衣物完整,并没被动的迹像,才松了口气,点点头,喝完水,倍觉困倦。

“喝够了就睡。”君澜风心疼地揉了揉她的额头,弯腰将她抱起。

落云曦懒得动弹,闭上眼睛,靠着他坚硬的胸膛睡去。

君澜风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到床上,并肩躺下,大手,轻抚她的后背。耳畔是她平缓的呼吸声,他的眉眼愈显温和。

落云曦不知道梦见了什么,柳眉蹙起,极为不安,抓着君澜风胸前薄薄的衣衫,胡乱说道:“不要,不是我,那不是我做的……”

君澜风愕然,握住她的小手,凤眸溢出浓浓的怜惜,抱紧她的身体,低低道:“曦儿,我在。”

“相信我,你相信我。”落云曦喃喃道。

“我相信你。”君澜风摸摸她的秀发,在她唇上深深吻下。

滚烫绵长的一吻,落云曦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向他靠拢,轻轻吟道:“澜风……”

君澜风的心一阵甜蜜,唇瓣微颤,轻啄她紧闭的眼睛:“曦儿,我在这,别怕。”

“嗯。”落云曦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嘴角上扬,安宁地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落云曦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不免一怔,君澜风已经将她送了回来。

一侧头,才发现睡在身旁的齐娉婷与代文娟被点了睡穴,叫醒两人,她们犹不知出了什么事,倒也省得她解释了。

用过早膳,一大群人从驿馆出发,在南城门与华皇子等和月国的陪同者碰头,一起前往位于南郊的月牙山。

月牙山,顾名思义,整座山峰围成一个月牙,山势陡峭,风光无限。

马车依次上山,直达山顶的国道寺。

玉石砌成的山门高大巍峨,山门后,是云雾飘缈间的黄砖白瓦,钟鼓响起,雄浑低沉的钟声回荡在群山之间,似是表示对来客的欢迎。

落云曦在门外便下了马车,吸进一口新鲜的山间空气,心胸为之一阔。

“先去寺里上香。”有人在一旁介绍道。

落云曦示意三人也跟了上去,走进山门,前往前殿,准备焚香。

然而,分取香支的队伍排得很长,落云曦微皱眉,正想说话,无肠奔了过来,手里还拿了九支香。

“小姐!这是你们的。”他将香支分给三人,笑嘻嘻地退开。

落云曦讶然,东张西望了下,便见君澜风站在寺门旁,眸光深遂地望着她。

她嘴角轻抽,这凡事都走后门,可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想是这么想,她还是立即带领齐娉婷与代文娟直奔殿中央,一人上了三支香出殿,闲闲地在寺里逛起来。

突然间,一道急促的身影冲三人直奔过来。

“落侧妃?”齐娉婷瞧见是一身红装的落月琦,不免蹙起烟眉。

曾水兰莫非有什么事?

然而,落月琦并非来寻她的,而是慌张地看向落云曦,脸色苍白地叫道:“三姐姐,能不能随我来一下,我有话要同你说。”

落云曦打量了她一眼,好笑地说道:“落侧妃,谁是你三姐姐?”

落月琦一怔,半晌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要询问你,以前的事,你莫要计较。”

说着,她低下头,一脸不自在。

齐娉婷看看她,看看落云曦,不发一言,以眼光提醒代文娟,两人后退了好几步。

落云曦淡淡道:“你有话就说吧,她俩不是外人。”

落月琦看着主动回避的齐娉婷,仍然没有放下心,咬住唇,泪水盈盈欲落,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落云曦见她如此,看了眼远处,说道:“去那边吧!”

两人到了无人处,落云曦才细细问她:“什么事?”

落月琦脸色变了几次,吞吞吐吐地开口道:“前几天,我收到了梁叶秋的信。”

提到梁叶秋,落云曦并无意外,能让她如此惊慌,除了梁叶秋,她还真想不到更多了。

“怎么说?”她悠悠地问。

“他说,阳城有我留给他的东西,要交给太子。”落月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你怕了?”落云曦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我该怎么办?”落月琦喃了一句。

“毁了!不管是什么东西,想要保住你的侧妃位,只有毁去!否则,只怕你连命都保不住。”

“可是,怎么毁?”

“你现在是太子侧妃,不是说过么,早与我的身份有别了。”落云曦嘴角染上一丝讥讽,“既然如此,利用你高贵的侧妃之位,别说毁去东西,就算是人,也很轻易地毁个干净!”

落月琦被她说得双颊一红。

虽说她如今是侧妃,可真正却没有掌握实权,凡事都得看曾水兰的脸色行事。

落云曦欲走,落月琦赶忙叫道:“等等,你是神医?”

“嗯?”

“你何时学医的?”落月琦抛出与落冰玲一样的疑问。

“用得着告诉你?”回答她的是毫不客气的反问。

落月琦咬了下唇,低低道:“能不能替我要个儿子?”

落云曦无语,白了她一眼,不打算再理她,正要离去,又被她抓住衣襟:“三姐姐,看在我们姐妹一场,你就给我一个生子的秘方吧!”

“真想要?等我想好条件,自然会给你。”落云曦邪肆地挑了挑眉,“当然,如果没想到合适的条件,这笔生意我可不接!”

她挥掉落月琦的手,落月琦却不依不挠地附了上来。

落云曦眉头一皱,往常时候,落月琦可没这么没脸没皮!心思一动,她甩开落月琦,大步往回走。

待她行到刚才所站之地时,却只见代文娟一个人站在树下。

“婷儿呢?”落云曦的眼光在四周扫过。

代文娟也正一脸着急样,看到她迎了上来,说道:“刚才你走了后,有人来找我,我也离开了一会儿,回来便不见婷姐姐了。”

落云曦的脸“刷”一下沉到了冰点,身形一闪,消失在代文娟眼前。

“替我找一下婷儿!”她径直奔到君澜风面前,急急说道。

君澜风立即让九煞去安排,一面问:“在哪不见的?”

落云曦指了一下,问道:“秦鹏今天来了吗?”

“没有。”君澜风摇头。

正快步走过来的端木离听见她的问题,接声道:“秦鹏去曹家了。”

落云曦想起秦鹏上次说送曹倩去她一个亲戚家,那便是今天,他没有上山,婷儿会去哪里?

原本,她留下了无肠。可偏偏她一离开,代文娟也被人支走,凭无肠与她的关系,无肠必会选择跟着她,婷儿便落单了。

这人好狠的心计!

曾水兰,必定是她!落月琦来找她,只怕也是调虎离山之计吧!

血狼暗卫已经快速分散出去寻找齐娉婷的下落,落云曦也没有歇着,抽出雪锦,问明周边人齐娉婷离开的方向,她将轻功提到极致,直向山门外奔去。

窜高伏低,站在最高的树上放眼四望。

远远的,便看见一袭淡绿色衣裙在风中飘舞,那般显眼,正站在悬崖之侧,墨发被强风吹开,散作一团。

落云曦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狂奔过去。

崖峰极为开阔,那边人早就发现了她。

站在齐娉婷对面的曾水兰满面阴沉,喝道:“扔下去!”

对面的两名侍卫迅速抬起齐娉婷,没有半点犹豫,直直地往悬崖底部掷去。

“啊!”凄厉的叫声中,齐娉婷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坠下山崖,落云曦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她的双手,被一根布条紧紧缠在了身后,毫无抵抗之力!

“不要!”

落云曦尖叫一声,雪锦挥出,却短了那么一寸,齐娉婷已坠下万丈深渊,消失在她的眼前。

“不要!”她吼了一嗓子,从未恨过雪锦是如此之短!

喜欢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请大家收藏:(www.qjwm.com)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千军万马更新速度最快。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最新章节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全文阅读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txt下载 - 雪山小小鹿的全部小说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千军万马

猜你喜欢: 权臣之妻(重生)止戈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宁小闲御神录逼良为妖,你死定了天下男修皆炉鼎庶女狂妃:神医炼丹师傲风女师爷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素女寻仙我不成仙青龙血续愚情攻略极品步天纲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回天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神游青冥天才召唤师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农家娘子山里汉六夫皆妖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火影+剑三]木叶超级杀虫剂
完本推荐: 天家药娘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全文阅读帝凰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大唐第一狠人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活人回避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无敌登录礼包系统全文阅读超级学生全文阅读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文阅读移动藏经阁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宠物天王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品修仙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踏星帝国老公狠狠爱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至尊特工全职法师我在异界有座城第一侯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原始时代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暖君最强保镖豪婿开挂闯异界攻略极品小阁老奋斗在2005变身荒野女主播美漫之道门修士战场合同工嫁入豪门77天后诸天万界监狱长玉玺记山河盛宴通幽大圣满级导演生死狙杀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txt下载手机版 - 雪山小小鹿的全部小说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千军万马移动版 - 千军万马手机站